作者或出處:劉禹錫

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巴山楚水凄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注釋
   (1)酬:答謝,這里是以詩相答的意思。
   (2)樂天:指白居易,字樂天。
   (3)巴山楚水:古時四川東部屬于巴國,湖南北部和湖北等地屬于楚國。劉禹錫曾被貶到這些地方做官,所以用巴山楚水指詩人被貶到之地。
   (4)二十三年:從唐順宗永貞元年(805年)劉禹錫被貶為連州刺史到寫此詩時,共22個年頭,因第二年才能回到京城,所以說23年。
   (5)棄置身:指遭受貶謫的詩人自己。
   (6)聞笛賦:指西晉向秀的《思舊賦》。三國曹魏末年,向秀的朋友嵇康、呂安因不滿司馬氏篡權而被殺害。后來,向秀經過嵇康、呂安的舊居,聽到鄰人吹笛,勾起了對故人的懷念。序文中說:自己經過嵇康舊居,因寫此賦追念他。劉禹錫借用這個典故懷念已死去的王叔文、柳宗元等人。
   (8)懷舊:懷念故友。
   (7)翻似:倒好像。翻:副詞,反而。
   (9)爛柯人:指晉人王質。相傳晉人王質上山砍柴,看見兩個童子下棋,就停下觀看。等棋局終了,手中的斧把已經朽爛。回到村里,才知道已過了一百年。同代人都已經亡故。作者以此典故表達自己遭貶23年的感慨。劉禹錫也借這個故事表達世事滄桑,人事全非,暮年返鄉恍如隔世的心情。
   (10)長(zhǎng)精神:振作精神。長:增長,振作。
注音
   凄涼(qīliáng)賦(fù)柯(kē)畔(pàn)暫(zàn)憑(píng)長(zhǎng)
譯文
   巴山楚水一片荒遠凄涼,二十三年來,我被朝廷拋棄在那里。回到家鄉熟悉的人都已逝去,只能吟著向秀聞笛時寫的《思舊賦》來懷念他們,而自己也成了神話中那個爛掉了斧頭的人,已無人相識,真令人恍如隔世啊。我如同一艘沉船,新貴們好比千帆競渡,飛馳而過,又如一棵病樹,眼前都是萬木爭春,生機盎然。今天聽到你為我歌唱的那一曲,就憑借這杯水酒重新振作起精神吧。
賞析
   “樂天”,白居易的表字。“見贈”指白居易贈給作者的詩,那首詩的最后兩句說:“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劉禹錫的這首答謝詩就是從這里開頭的:“巴山楚水凄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意思是他被貶低到巴山楚水這些荒涼的地區,二十三年就如同棄置在道旁一樣。劉禹錫想改革時弊,遭到打擊,被貶到朗州(在今湖南省)、連州(在今廣東省)、夔州(在今四川省)等地。夔州屬于古代巴國。朗州、連州等屬于古代楚國。這些地區古代都很荒涼,所以用“巴山楚水凄涼地”來概括。“凄涼地”,指寂寞冷落的地區。這兩句寫出了作者長期被貶的憤慨心情。貶謫到異地,空有懷念老朋友的心情也無由見面,一再吟誦《思舊賦》也沒有用,所以說“空吟”。寫出了作者對舊友(王叔文)的懷念。
   “聞笛賦”,指向秀的《思舊賦》。西晉時,向秀、呂安和嵇康是好朋友,嵇康因不滿當時掌握政權的司馬氏集團而被殺。向秀很悲痛,一次他從嵇康的舊居路過,聽到有人在吹笛子,笛聲使他想起被殺害的好友,就以悲憤的心情寫了一篇《思舊賦》來悼念嵇康,從側面顯示出對時政的不滿。劉禹錫借這個典故寄托了他對因參與政治改革而被害致死的老友的懷念。“爛柯人”的典故見《述異記》,晉朝時有一位叫王質的人,有一天他到信安郡的石室山(今浙江省衢qu縣)去打柴。看到一童一叟在溪邊大石上正在下圍棋,于是把砍柴用的斧子放在溪邊地上,駐足觀看。看了多時,童子說“你該回家了”,王質起身去拿斧子時,一看斧柄(柯)已經腐朽了,磨得鋒利的斧頭也銹的凸凹不平了。王質非常奇怪。回到家里后,發現家鄉已經大變樣。無人認得他,提起的事,有幾位老者,都說是幾百年前的事了。原來王質石室山打柴誤入仙境,遇到了神仙,仙界一日,人間百年作者借這個典故來比喻自己長期貶謫在外,乍回京城鄉,仿佛有隔世之感。
   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這樣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升遷了,只有你在荒涼的地方寂寞地虛度了年華,頗為劉禹錫抱不平。對此,劉禹錫在酬詩中寫道:“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劉禹錫以沉舟、病樹比喻自己,固然感到惆悵,卻又相當之達觀。沉舟側畔,有千帆競發;病樹前頭,正萬木皆春。他從白詩中翻出這二句,反而勸慰白居易不必為他的寂寞、蹉跎而憂傷,對世事的變遷和仕宦的升沉,表現出豁達的襟懷。這兩句詩意又和白詩“命壓人頭不奈何”、“亦知合被才名折”相呼應,但其思想境界要比白詩高,意義也深刻得多了。二十三年的貶謫生活,并沒有使他消沉頹唐。正像他在另外的詩里所寫的:“莫道桑榆晚,為霞猶滿天。”他這棵病樹仍然要重添精神,迎上春光。“沉舟”二字描寫形象生動,深刻地反映了事物的變化發展規律,因而成為廣為傳誦的名句。至今仍常常被人引用,并賦予它以新的意義,說明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哲理)
   末尾兩句又回到席上酬答贈言上來,意思是:“今天聽到您唱的這支歌曲(指白居易贈給他的詩),就暫且憑借酒的力量,來增長我繼續努力的精神吧!”詩人沒有一味消沉下去,他筆鋒一轉,又相互勸慰,相互鼓勵了。他對生活并未完全喪失信心。詩中雖然感慨很深,但讀來給人的感受并不是消沉,相反卻是振奮。
   總體來說,詩的首聯以傷感低沉的情調,回顧了詩人的貶謫生活。頷聯,借用典故暗示詩人被貶時間之長,表達了世態的變遷以及回歸以后生疏而悵惘的心情。頸聯是全詩感情升華之處,也是傳誦千古的警句。詩人把自己比作“沉舟”和“病樹”,意思是自己雖屢遭貶低,新人輩出,卻也令人欣慰,表現出他豁達的胸襟。尾聯順勢點明了酬答的題意,表達了詩人重新投入生活的意愿及堅韌不拔的意志。
   全詩起伏跌宕,沉郁中見豪放,是酬贈詩之上品!

【在線留言】  【返回前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辽宁快乐12投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