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或出處:文天祥

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注音
   寥(liáo)惶(huáng)遭(zāo)
   汗青:古代在竹簡上寫字,先以火炙烤竹片,以防蟲蛀。因竹片水分蒸發如汗,故稱書簡為汗青,也做殺青。這里特指史冊。
注釋
   零丁洋:即“伶仃洋”,現在廣東省中山南的珠江口。文天祥于宋末帝趙昺祥興元年(1278)十二月被元軍所俘,囚于零丁洋的戰船中,次年正月,元軍都元帥張弘范攻打崖山,逼迫文天祥招降堅守崖山的宋軍統帥張世杰。于是,文天祥寫了這首詩。
   “辛苦”句:追述早年身世及為官以來的種種辛苦。遭逢,遭遇到朝廷選拔;起一經,指因精通某一經籍而通過科舉考試得官。文天祥在宋理宗寶佑四年(1256)以進士第一名及第。
   干戈寥(liáo)落:寥落意為冷清,稀稀落落。在此指宋元間的戰事已經接近尾聲。干戈,兩種兵器,這里代指戰爭。寥落,荒涼冷落。南宋亡于本年(1279),此時已無力反抗。四周星:周星即歲星,歲星十二年在天空循環一周,故又以周星惜指十二年。四周星即四十八年,文天祥作此詩時四十四歲,這里四周星用整數。舊注多以“四周星”為文天祥1275年應詔勤王以來的四年,其實本詩前兩句應當合起來理解,是詩人對平生遭遇的回顧。
   “山河”句:以對偶和比喻的修辭手法,把國家的命運和個人的命運聯系在一起,形象地展現了風雨飄搖的政治形勢,說明國家局勢和個人命運都已經難以挽回。風飄絮:運用比喻的修辭手法,形容國勢如柳絮飄散,無可挽回;雨打萍:比喻自己身世坎坷,如同雨中浮萍,漂泊無根,時起時沉。
   “身世”就是說人生經歷
   惶恐灘:在今江西萬安贛江,水流湍急,極為險惡,為贛江十八灘之一。宋瑞宗景炎二年(1277),文天祥在江西空阬兵敗,經惶恐灘退往福建。
   “零丁”句:孤苦無依的樣子,慨嘆當前處境以及自己的孤軍勇戰、孤立無援。詩人被俘后,被囚禁于零丁洋的戰船中。
   留取丹心照汗青:留取赤膽忠心,永遠在史冊中放光。丹心:紅心,比喻忠心。汗青:因竹片水蒸發如汗,故稱書簡為汗青。特指史冊。
譯文
   我一生的辛苦遭遇,都開始于一部儒家經書;從率領義軍抗擊元兵以來,經過了整整四年的困苦歲月。
   祖國的大好河山在敵人的侵略下支離破碎,就像狂風吹卷著柳絮零落飄散;自己的身世遭遇也動蕩不安,就像暴雨打擊下的浮萍顛簸浮沉。
   想到前兵敗江西,(自己)從惶恐灘頭撤離的情景,那險惡的激流、嚴峻的形勢,至今還讓人惶恐心驚;想到去年五嶺坡全軍覆沒,身陷敵手,如今在浩瀚的零丁洋中,只能悲嘆自己的孤苦伶仃。
   自古人生在世,誰沒有一死呢?為國捐軀,死得其所,(讓我)留下這顆赤誠之心光照青史吧!
賞析
   這首詩是文天祥被俘后為誓死明志而作。一二句詩人回顧平生,但限于篇幅,在寫法上是舉出入仕和兵敗一首一尾兩件事以概其馀。中間四句緊承“干戈寥落”,明確表達了作者對當前局勢的認識:國家處于風雨飄搖中,亡國的悲劇已不可避免,個人命運就更難以說起。但面對這種巨變,詩人想到的卻不是個人的出路和前途,而是深深地遺憾兩年前在空航自己未能在軍事上取得勝利,從而扭轉局面。同時,也為自己的孤立無援感到格外痛心。我們從字里行間不難感受到作者國破家亡的巨痛與自責、自嘆相交織的蒼涼心緒。末二句則是身陷敵手的詩人對自身命運的一種毫不猶豫的選擇。這使得前面的感慨、遺恨平添了一種悲壯激昂的力量和底氣,表現出獨特的崇高美。這既是詩人人格魅力的體現,也表現了中華民族的獨特的精神美,其感人之處遠遠超出了語言文字的范圍。
影響
   《過零丁洋》作者文天祥,這首詩是他在1279年正月過零丁洋時所作。詩中概述了自己的身世命運,表現了慷慨激昂的愛國熱情和視死如歸的高風亮節,以及舍生取義的人生觀,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最高表現。
   為氣貫長虹、啟迪后世的名篇,尤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影響了一代又一代愛國志士和廣大民眾。自"五四運動"以來到抗日戰爭,在中國本土,在南洋和海外各地,無論是文學創作、戲劇演出、歌曲傳唱中,經常可以看到《過零丁洋》等篇,激勵民族情愫的吶喊。對后世志士仁人的節操,文學上的摯情文采都有深刻的啟發和廣遠的影響。

【在線留言】  【返回前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辽宁快乐12投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