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面內容太多?請嘗試>>>

《千字文》——第一部分

《千字文》三個字是本文的篇名,說明這篇文章是由一千個漢字編排而成的。中國漢字發展到今天共有二萬余個方塊字。記載殷商和商以前文化的甲骨文,經過考古學家、文字學家多年的整理,發現共有三千字。其中二千個是占卜專用字,日常應用的文字僅有一千個。商朝有600年的歷史,常用字只有一千個。當然,那時字少是一方面,但從另一方面告訴我們,如果你真正能夠駕馭一千個漢字,已經是很了不起了。
中國自古就把語言和文字分開來,語言是語言,文字是文字,不用口語化的文字。因為古人發現語言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地域不同,時間不同,交流用的語言也不同,大概的規律是每30年一變。但是文字可以穿越時間和空間,永遠流傳下去。今天我們讀到這篇《千字文》,感覺就像又回到南北朝時代一樣,與作者周興嗣對面而坐,聽他侃侃而談。一切都是那樣鮮活,栩栩如生。
周興嗣,字思纂,生活在南朝宋、齊、梁、陳之中的蕭梁時期,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梁武帝時官拜員外散騎侍郎,武帝常命他作文章。六朝歷史上著名的《銅表銘》、《檄魏文》等文章,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本文作于梁武帝大同年間,即公元535~543年之間,距離現在有1400多年了。三國時期的書法家鐘繇曾寫過一篇《千字文》,但毀于西晉的動亂之中。王羲之又重新編綴過一篇,但文理音韻皆不佳。梁武帝為教育子侄,令周興嗣再次編撰。相傳武帝從王羲之所書的碑文中拓下一千個不同的字,然后把這一千張沒有秩序的紙片交給周興嗣,說:“卿家才思敏捷,為朕作一韻文可也。”周興嗣絞盡腦汁,只用了一夜的時間就編好了,但當他交文的時候,已經鬢發霜白了。(故事見于《梁史》)
他只能用武帝給出的一千個字編排文章,像小孩子玩拼圖,而且還要押韻,所以說“周興嗣次韻”。次是編排次序,韻是按照韻部、韻腳,把它編排起來。因為是奉皇帝的旨意承辦的,因此前面加一個敕字,敕就是皇帝的昭命。
員外散騎侍郎是他的官階,這是漢朝設的官職。南北朝時期距兩漢并不太久,仍然沿用漢的制度。散騎的原意是沒有很具體的事情做,只是散跟在皇帝身邊的顧問侍從。
侍郎是當時政府部門“省”(以后稱“部”、“院”)的最高領導,但明清兩代的侍郎為副職,部門的正職叫尚書。員外是正常編員以外加設的職位,因為皇帝有旨,特別在正常編制之外,再加一職。所以周興嗣這個侍郎就叫敕員外散騎侍郎。
《千字文》全文共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從宇宙的誕生、開天辟地開始講起,講到日月星辰、氣象物候、地球上的自然資源,一直講到人類出現以后,中國太古和上古時期的歷史。最后以人類社會組織的出現和王道政治制度作為結尾。這部分內容既自成體系,又是下面三部分的奠基,非常重要。
下面看第一部分。

【原文】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譯文】
蒼天是黑色的,大地是黃色的;茫茫宇宙遼闊無邊。

【釋義】
這兩句話說的是開天辟地和宇宙的誕生。天地是怎樣形成的?宇宙形成以后的初期又是什么樣子?都在這兩句話里,不要小看這八個字。這兩句話都是引經,都語出有典。

天地玄黃
“天地玄黃”一句出自于《易經》。《易經》里說“天玄地黃”,這里為了押韻改作“天地玄黃”,這種不改動古人文字的引經,為明引。“宇宙洪荒”出自于《淮南子》與《太玄經》。《淮南子》里說“上下四方叫做宇,古往今來叫做宙”。作《太玄經》的是西漢的楊雄,
他在《太玄經》里說過“洪荒之世”的話。兩部經的話合起來就是“宇宙洪荒”,這種引經的方式叫暗引,所以這兩句話都是經典。
如果僅僅從字面上看,這兩句話的意思就是:天的顏色是黑的,地的顏色是黃的。這不是無病呻吟嗎?能作為經典流傳幾千年嗎?那么這兩句話的深層含義在哪里呢?我只能試著解,大家來隨文入觀,看看能體會到哪里。
天地這兩個字在古漢語里有多重意思,包括的概念非常之多,我們熟悉的太空之天與地球之地只是其中之一。要想弄明白天地二字的含義,必須要讀《易經》。《易經》是五經之首,講的就是天地之道和陰陽之變的道理,中國的傳統文化,什么《四書》、諸子百家,統統都是從《易經》這個根上發展出來的,學中國文化不讀《易經》是本末倒置。
《易經》上說:“形而上謂之道,形而下謂之器。”天地宇宙未生之前,是混沌狀態的,現代物理學稱為大爆炸以前的那個超密度無限塌縮的粒子,中國文化叫太極。150億年以前,這個超密度的粒子瞬間發生大爆炸,形成了現在的物質宇宙,其中有形的物質凝集成星體,就是地;無形的空間擴展開來形成了太空,就是天。《易經》說:“輕清者上升為天,陰濁者下降為地。”不是既形象又具體嗎?但這是物理的天地,物質世界的天地。在《易經》文化里面屬于形而下的“器世間”,也就是物質世界。形而上是非物質的道的世間,那不是我們現有的智力能夠討論的,所以孔子說:“六合之外存而不論。”“存”是承認它確實存在,“不論”是暫且不討論,因為我們的智慧不夠,一說就吵架,何苦呢!
對智慧高的人講真話,形而上是天,形而下是地。對智慧不夠的人只能說淺話:太空是天,地球是地。同樣都是天地兩個字,深人有深解,淺人有淺說,各得其所。
玄,在顏色上指的是深藍近于黑的顏色,叫玄。在意義上來說,指的是高遠、高深莫測,叫玄。肉眼可見的天的顏色是藍色的,怎么說是黑色呢?藍色是水的顏色,是海洋的顏色,日光照到海洋表面,光線反上去,我們看到的天空就是藍色。但是現在的宇航員到了太空中一看,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恒星放射出點點微光,確實是黑色的,所以從顏色上說天玄是對的。此外天道高遠,像老子說的,形而上的天道的理體,玄之又玄,深不可測,是我們現有的智慧不能理解的。這是形而上的天道高深莫測,所以叫天玄。
地黃也有兩重意思。我們中國的文化特別是傳統文化,確切地說,指的是先秦以前的文化,即夏商周三代,特別是周代的文化。上古時期,夏商周都在黃河流域立國、建都,中國的傳統文化,如果再縮小范圍,應該說是黃河流域的文化。黃河是母親河,從昆侖山(約古宗列盆地)發源,匯集于星宿海,過磯石山,經九曲十八彎,從西北高原流下來,同時帶下來黃土形成了沖擊性平原。那水的顏色是黃的、土的顏色也是黃的,農作物黍、稷都是黃的,所以說地黃。
另一重的含義,宇宙中的天體,包括地球在內,都是大爆炸的產物,在初始狀態都是熾熱的物質。地球就將其溫度凝聚在地核的巖漿之內,并借助太陽不斷地補充。有溫度才可能有生命現象,在色譜分析上,玄色是冷色,黃色是暖色。地黃也是贊嘆溫暖的大地有長養和哺育作用,所以中國人又把大地尊稱為“母親”。
天道高遠,地道深邃,黃也代表地道的深邃。迷信的人說:“人死了以后歸于黃泉,過了奈何橋就是黃泉道了。”話雖不可信,其意無非是指那個不為活人所知的另一個深邃的世界。
可見,要弄明白“天地玄黃”四個字,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宇宙洪荒
《淮南子》上說,上下四方叫做宇。上下四方又叫六合,所以宇是空間的概念。古往今來叫做宙,是歷史的承續,是時間的概念。宇宙一個說的是空間,一個說的是時間,代表了現代科學里“時空”的觀念。我們今天所用的宇宙一詞,只是言物理的太空,只相當于古人所說的“宇”,沒有宙的概念。為什么呢?因為時間不是客觀存在,是人的主觀感覺。空間狀態的延續是時間,脫離開空間就沒有時間,空間不一樣,時間也不一樣。空間拓展了時間就隨著延長了,反過來,空間縮小了時間也就隨著縮短了。古人有“王質觀棋”的故事。晉朝的王質進山砍柴,看見松下有兩個童子在下棋,他就駐足觀了一盤棋。棋罷,斧子把兒已經爛了。回到家里,同時代的人都過世了。可見空間不一樣,時間也不一樣。今天我們覺得時間不夠用,一天的時間比起我們小時候的一天,顯得很短。這很自然,因為空間縮短了。唐朝的玄奘去印度取經要走三年,現在坐飛機幾個小就到了,交通的便利縮小了空間,自然我們在時間的感覺上就縮短了。
此外,時間與物體的運動速度有直接關系。根據愛因斯坦的理論:宇宙中的質量、能量和速度可以互相轉化。宇宙的速度極限是光速,即30萬公里/秒,當運動速度到達光速,時間就趨近于零。超過光速運動,時間就倒轉了,就是科幻片里描繪的“時光隧道”。到達這一步,人類才能說“進化”了,否則總是研究猴變人、人變猴的,一點新意都沒有。但問題是,零也是存在的一種形式,不是不存在。我們即使進入了時光隧道,也只是倒計時,還是沒有超越時空的束縛。《金剛經》和《老子》是東西方兩大圣人教給我們破時空的經典,早已超越了宗教的界限,所謂“東方有圣人,西方有圣人,此心同,此理同”。古代的讀書人沒有不讀這兩部經的,今天我們把它當作宗教著作拒絕接受,這是我們現代人的福薄,享受不了。
洪荒是指地球形成以后的早期狀態,是50億年以前(太陽系形成),那時地球的地殼很薄,溫度極高。造山運動引發了洪水,洪字的本義就是大水,指地球上的早期洪水說的。地球上的洪水至少鬧了三次,大禹治水的一次是最近的一次,大約在4000年以前。大禹平水患,定九州,這是人類史上出現的改造自然的最早的范例。
荒的本義是草木的蒙昧,指代的是遠古時期,人類還沒有出現以前,離現在至少是500萬年,那時的地球上還處在混沌蒙昧的狀態中。中國自古就有盤古開天地的故事,說的是盤古氏開天地。在久遠前天地還未分開的時候,有一個人,他像胎兒一樣盤縮在像雞蛋殼一樣的天地里面睡覺,一睡就是一萬八千年。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少歲了,所以叫他盤古。他睡醒了以后覺得又黑又悶,就把這個雞蛋殼一斧子劈成了兩半。輕者上升為天,濁者下降為地,為了固定住天地,他每天身高長一丈,過了一萬八千年,天地終于被固定住了,盤古也化作了天地的一部分。這雖是個神話故事,但與宇宙大爆炸說有一點神似。

【原文】
日月盈昃,辰宿列張。

【譯文】
太陽有正有斜,月亮有缺有圓;星辰布滿在無邊的太空中。

【釋義】

日月盈昃
談到日月星象就進入了中國傳統天文學的領域。中國的天文學不同于西方天文學,有自己獨特的一套,是中國傳統科技的一部分。日月是最容易觀察的,同時也是與地球關系最密切的兩個星體。因為,其一日月離我們距離近。月亮距地球38萬公里,太陽距地球15億公里;其二我們在地球上看月亮和太陽表面直徑一樣大。中國人將日叫做太陽,把月叫做太陰,再加上金木水火土五個行星,就叫做七曜,或七政。
七曜,就是七顆光明閃耀的星球。日語里面從星期一數到星期天,他們還再稱為日曜日、月曜日、火曜日、水曜日、金曜日等等,指的就是這七星。
盈指的是盈滿,這是針對月亮來說的;仄的意思是傾斜,是針對太陽說的。月亮十五是滿月叫盈,又叫望,望者日月相望也。每個月的陰歷十五,夕陽還沒落山,滿月已經升起來了。一日一月、一白一黃相對而望,蔚為瑰麗。每個月的初一,沒有月光的月體叫朔,每個月的最后一天也沒有月光,那叫晦。初三到初七,慢慢有月牙出來了,開始是C形,像鐮刀一樣,叫新月。到了初八,是反著的D形,這叫上弦。十五是滿月,再到D形,是下弦,最后到一線殘月,然后就是晦。這是當月球與太陽處于同一直線的時候,二者的視表面積重合,月體完全遮住了太陽,看不見月光了。
仄指的是日西斜,太陽每天都東升西落,正午的時候位置最高,一過午時就叫仄。中國自己的天文學里面講究黃道、白道和赤道,這是最基本的天體運行的軌道。
中國人出門做事,喜歡挑個黃道吉日。那什么是黃道呢?黃道是太陽圍繞地球運轉一圈所形成的軌跡。有人一聽就跳起來了,胡說!不科學。太陽怎么會圍繞地球轉呢?是地球圍繞太陽轉。我們說這要看基點在哪里,如果以地球為基點,以太陽為參照物,在地球上觀察太陽的運動,確實是太陽圍繞地球轉。早晨太陽從東方升起來,晚上從西方落下去,我們看到的現象就是日升日落。我們換一種說法,說成:在地球上觀察太陽運動所形成的視運動的軌道就叫黃道。隨你怎么說都是一回事。
黃道一個周天360度,分成十二個等份,叫做黃道12次或12宮。從子到亥,一宮30度,每月走一宮,十二宮走完,太陽轉了一個周天。
什么叫白道呢?白道是在地球上觀察月亮圍繞地球轉一圈所形成的軌道,叫白道。地球赤道是在南北極之間,畫一條假想的平行線,把地球分成南半球北半球兩部分。天文赤道是地球赤道在天球上的投影,以此為標記,天球上才有對應的九州分野。
月亮盈虧變化的一個周期,就是中國最早使用的太陰歷,太陰指的月亮。根據月光的盈虧變化來記載時間的長短,就是太陰歷,簡稱陰歷。夏商周三代各自有各自的歷法,我們現在用的是夏歷,也就是夏朝的太陰歷。

辰宿列張
這一句話,語出《淮南子》。《淮南子》一書是西漢初年,淮南王劉安及門客共同著作的。劉安是漢高祖劉邦的曾孫,漢厲王劉長之子。《淮南子》中有一句:“天設日月,列星辰,調陰陽,張四時。”可見《千字文》的作者周興嗣,對五經和諸子百家讀得爛熟,可以信手拈來。
廣義的辰是星體的總稱,俗稱星辰。狹義的辰是北辰,指的是北斗七星。北斗七星屬于現代天文學的大熊星座,可以用來辨方向、定季節。辰又指太陽所行黃道十二宮(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辰宮。
廣義的宿指的是星宿。星和宿有什么區別呢?單顆的稱星,一顆以上的一團星、一組星,就叫宿。我們看看天上的星,基本上都是星座、星團,一疙瘩一塊的,根本數不出有多少個,只能叫一宿,一個星宿。中國天文學最鼎盛的時代是隋唐時期,那時的星域分區,把視天球分成三大圈,又叫三垣: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垣是院墻,就是把星域分成三進的大院套。然后再按東西南北,像切西瓜一樣把星域分成四塊,每一塊選擇七組星辰,每組都是恒星。所謂恒星就是不動的星,像太陽一樣,今天是這樣,明天是這樣,一萬年還是這樣,永遠不變,便于觀察,便于比較。每一方有七組星宿,四七二十八,加起來是二十八組,就是二十八宿。
西方人不叫星宿,叫星座。星座是一個星群,如有大熊座、仙女座、雙魚座等等。西方天文學本有48個星座,以后希臘人又加上40個,總共88星座,都是根據西方神話傳說的人物、動物、器皿等命名的,例如射手座、水瓶座、金牛座等等,和我們中國的不一樣。
按中國古人的說法:東方蒼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實際上,是把28宿連起來以后,看它的形狀像這四種動物。比如東方蒼龍,一共有七組星,“角亢氐房心尾箕”,把它們用線連起來,活像一只回首收翹、奔騰不已的龍。龍宿居東,在季為春,升發溫和,我們是東方龍的傳人,龍的子孫,永遠不要忘記我們中國人的發祥地。
南方朱雀七組星宿,“井鬼柳星張翼軫”,好像一只展翅的孔雀。西方白虎,“奎婁胃昴畢觜參”,連起來的形狀像只張口的老虎。北方玄武,“斗牛女虛危室壁”分成兩組,一組像條蛇,另一組像只龜。
古人從小就對星宿非常熟悉,行文寫詩,信手拈來。如蘇軾的《前赤壁賦》“少焉,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間”。斗牛是北方玄武的兩宿,月亮運行到斗牛之間,表示時值中夜了。現代科技發展了,我們對天文反而一竅不通了,中國的孩子參加國際組織的夏令營,居然不會在夜晚用星辰辨別方向,外國人很覺奇怪。
列是排列,陳擺開來的意思;張是張布,展開掛起來的意思。兩句話聯起來,字面意思就是:
太陽升起來,又落下去。月亮滿了又缺,缺了又滿。
星辰閃爍張布,列滿了星空。

【原文】
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譯文】
寒暑循環變換,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秋季里忙著收割,冬天里忙著儲藏。

【釋義】
這兩句話的字面意思,很好理解,寒暑說的是氣候的變化,秋冬是四季的推移。前一句是引經,雖然簡簡單單四個字,但出自《易經》。《易經》里說:“寒來則暑往,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成歲焉。”“秋收冬藏”是省略句,全稱是“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氣候與物候歷來就是農本國家的大事,游牧民族就無所謂了,不太重視。氣候注重的是地球上的溫度、濕度和光照時間;物候則關心生物生長的節律性,偏重在生物與自然的關系。
地球繞太陽公轉的軌道是橢圓的,一年之中有距太陽最近的近日點(1.4億公里),距離最遠的遠日點(1.6億公里),造成四季日照時間的長短不一樣;地球的地軸又是歪的,自轉起來造成各地區日照強度不均衡,這就產生了寒暑的變化。
天文學中所以引出28宿的概念,就是要以黃道內的28宿為坐標,研究五大行星再加上日月地球,八個天體之間的關系。28宿雖然都是恒星,但離我們至少都有40萬億公里(43光年),正因為它們光色暗淡,又恒定不動,所以便于作為背景和坐標,來觀察五星和日月的運動。
如果七曜中的兩個或三個星體出現沖、留、合的變化,即運轉角度、排列、與距離的不同,會對地球產生引力上的改變,形成不同的氣象。月球質量輕、自轉速度快,引力小,不能單獨靠引力調集雨云。其他幾個星體,可以利用其引力調集雨云,造成地球上的暴雨。通常兩星或多星夾角的合力矢線所指的地球方向會有暴雨,夾角內地區的云被吸走了,會出現干旱。因此古代的天官,多用五星、七曜的變化來預報氣象的變化。
如何確定旱澇發生的地區呢?這就要提到天文學上九州分野的概念了。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九州的說法。帝嚳高辛氏始建九州,舜帝時增至十二州,大禹治水以后又確定為九州,并鑄了九鼎,以永定九州。九州就是兗冀青徐,楊荊豫梁雍。每一州對應著天上星域的一個分區,叫做九州分野。多星夾角的矢力線所指的分野,地球上對應的九州就會有旱澇冰雹等災害,或火山地震等災變。后世由此分支發展出占星術,那是另外一回事,與傳統科技不相干。
水星用來定四季,因為水星的公轉周期為88天,接近一個季度的天數,水星在天上轉一圈的時間剛好是一個季度。因為它是太陽系的內行星,永遠在太陽的左右擺動,所以很好觀察。北斗星也是用來定四季的,這到本文的最后一部分,“璇璣旋斡”一句時再詳談。
金星是用來定時的,確定時間用的。金星又叫太白星,黃昏以后在西方看到它時叫長庚星,黎明之前在東方看到它時叫啟明星,表示天就要亮了。

【原文】
閏余成歲,律呂調陽。
云騰致雨,露結為霜。

【譯文】
積累數年的閏余并成一個月,放在閏年里;古人用六律六呂來調節陰陽。
云氣升到天空,遇冷就形成雨;露水碰上寒夜,很快凝結為霜。

【釋義】

閏余成歲
“閏余成歲”這句話,語出《尚書·堯典》,有曰:“以閏月定四時成歲。”
中國文化里面發達最早、最系統的就是天文學,中國天文學在明朝以前,一直是領先于世界的,是我國傳統科技的一部分。為什么中國天文學發達呢?因為中國是以農業立本、以農為主的國家,務農的根本是不誤農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一定要按天時,不能胡來。所以中國歷代都有司天監,有“天官”,專門觀測天文氣象的變化,以此作為行政施治的根據,所以把日月五星合稱為“七政”。
國家、朝廷(政府)就要負責制定律歷,計算出二十四節氣的準確時間,來指導人們務農。中國的天文歷立法,歷來是太陰和太陽合參,以太陰記月,太陽記年。我們現在使用的公歷是以公元記年的太陽歷,是根據太陽周天360度,運行365天制定的歷法,簡稱陽歷。中國很早就有太陽歷,宋朝的科技著作,沈括的《夢溪筆談》里就有詳細論述,但沒有正式頒布使用,因為太陽歷與月律(月亮的節奏、節律)不符。月球質量輕、自轉速度快,繞地軌道是橢圓。月亮盈虧朔晦,一個周期近地點時是30天,遠地點時是29
天,平均是29天多一點。這樣,一年加起來是354天,按照太陽歷算是365天,中間差了11天,這就叫閏余。閏的意思是多余,門里王為閏,家里養個王肥吃肥喝的,不是多余是什么?所以莊子說:“帝王者,圣人之余事也。”
一年相差11天,三年加起來就差了33天,多出一個月。這樣歷法與物候節律就不符了,十七年以后,六月份就要下大雪了。怎么辦呢?只能每三年,加多一個月出來,這樣加出的這個月叫閏月,加閏月那年就叫閏年。平年是十二個月,閏年就是十三個月。多出的這個月加在哪呢?加在有節沒氣的那個月。24節氣中有12節、12氣,平分到每個月是一節、一氣。如立春是正月節,雨水是正月氣。陰歷的月律與年律有日差,轉三年以后就有一個月有節沒氣,因此設閏就加在這個月。所以讀歷史,有時侯閏八月,有時候閏十二月,不一樣。三年一閏只消化了30天,還多三天呢。五年閏兩回,天數又不夠,后來發現十九年閏七次最合適。
陽歷也同樣設閏,陽歷365天為一個自然年,但一個回歸年(歲)是365天又5小時48分46秒,多出的5個多小時,四年就累計到24小時了,多出一天,必須設閏將其消化掉。因此,陽歷每四年一閏,將多出的一天放入二月份,這樣平年的二月28天,閏年的二月29天。
“閏余成歲”的“歲”與“年”是兩個概念。年表示從今年的正月初一到來年正月初一的這一段時間,為自然年。歲表示從今年的某一節氣到明年的同一節氣的一段時間,為回歸年。
歲的本義是歲星,歲星就是木星,木星運行的軌跡叫太歲。用歲星紀年是我國天文歷法的另外一種。木星(歲星)12年繞天一周,每年行30度,為一個歲次。用之記載歷史事件,就記為:歲在某某。太陽歷紀年,歲星歷記歲,這樣年歲相符,就是“閏余成歲”。

律呂調陽
閏的問題解決了,歷法和四季在理論上總算能對上了,但是歷與四季氣候、與實際的物候,也就是二十四個節氣,是不是能夠配在一起呢?這就要用律呂來校正、調整了。什么叫律呂呢?律呂是用來協調陰陽、校定音律的一種設備,現代音樂上叫定音管。
中國古代在音樂上有五音,宮商角徵羽,這是五個全音,再加上兩個半音,一個是4,一個是7,一共七個音。這七音是一個八度的自然音階,沒有音高,也就是沒有定調。怎么辦?就要用律呂來給它定調,律呂就是定調用的律管和呂管。
黃帝時代的伶倫,用十二根竹管,其中最長的九寸,最短的四寸六分,因為九是陽的極數。然后按長短次序將竹管排列好,上面的管口一邊齊,下邊長短不一,像切大蔥一樣,留斜茬,然后插到土里面。竹管是空的,里面灌滿用葦子膜燒成的灰。這種飛灰最輕,叫暇莩。把這些管埋在西北的陰山,拿布幔子遮蔽起來,外面筑室,絕對吹不到一點風,用它來候地氣,因為地下的陰陽二氣隨時都在變化。
到了冬至的時候,一陽生。陽氣一生,第一根九寸長、叫黃鐘的管子里面的灰,自己就飛出來了,同時發出一種“嗡”的聲音。這種聲音就叫黃鐘,這個時間就是子,節氣就是冬至。用這種聲音來定調相當于現代音樂的C調;同時可以定時間,來調物候的變化,所以叫做“律呂調陽”。
十二根管分成六陰、六陽兩組。六根單數的屬陽,叫六律;六根偶數的屬陰,叫六呂。六律的第一個是黃鐘,六呂的第一個叫大呂,所以音樂里有黃鐘、大呂之說。
如果再往下說,律呂之數用三分損益法,就是“先三分減一,后三分加一”。比如:黃鐘的管長九寸,其數為九。先進三,就是九的三倍(三次方)得數為729,再減一倍,得數是3645(729÷2=3645)。這就是陰歷年加閏以后的天數,用律歷對應節氣勘定出來的調整數,與太陽歷的365只差半天。對務農來講,半天的誤差馬馬虎虎地可以接受。再深入下去討論就要看《漢書·律歷制》,就不是我們在這里三言五語能說明白的了。

云騰致雨,露結為霜。
這兩句說明云雨霜露自然現象的形成。傳統科技認為,“地氣上升為云,天氣下降為雨”。霜和露是同質的東西,只是露是液體的,霜
是固體的。我們的地球,白天太陽出來以后吸熱,晚上日落以后再散熱。地氣是熱的,它往上散的時候,由于地表溫度逐漸降低,水蒸氣遇冷變成露水。夜晚氣溫進一步降低,它就結成霜了,特別是到了白露、霜降節氣的時候,完全變為白霜。
“露結為霜”這一句話出自《易經》。《易經·坤卦》里有“履霜堅冰至,陰始凝也”的話。履霜,踩到霜了,你就要想到凍冰的時候快來了。陰始凝也,陰氣開始凝結了。這是告訴我們,看到霜,就要想到冰;看到一件事情的因,就要想到它應有的結果,不想要惡果,就不要造惡因。

【原文】
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劍號巨闕,珠稱夜光。

【譯文】
金子生于金沙江底,玉石出自昆侖山崗。
最有名的寶劍叫“巨闕”,最貴重的明珠叫“夜光”。

【釋義】

金生麗水,玉出昆岡。
這兩句述說中國的物產,黃金和玉石都是非常珍貴、非常稀有的天然物產。黃金是百金之首,眾金之王,現代科技證明它的抗氧化作用很強,可以長久保存不變色、不變質、不生銹,自古以來都用黃金做流通的貨幣。
古人認為,黃金可以驅邪避兇,故此多用黃金做佩戴的首飾。中國最有名的沙金產地在麗水,就是云南的麗江。當地的土人都在江邊篩沙瀝金,麗江因為出金沙,所以自古就被稱為金沙江。
玉石也是很珍貴的物產,相傳玉是山石千百年來受了日精月華而變化的,所以有“觀祥云知山有美玉”的說法。好的玉石叫暖玉,拿在手里感覺很溫暖,不像普通的石頭,冰涼邦硬。古人非常珍視玉,《禮記·玉藻篇》說:“古之君子必佩玉。”據說玉可以代主受過、保身平安,一旦有什么意外事故發生,身上所佩戴的玉先破碎,所以“君子無故,玉不去身”。
昆岡是西北的昆侖山,在中國的西北邊陲,今天的甘肅一帶,是中國的第一大山。昆侖山分為三面八支,其中的一面在上古時代的中國境內,也是黃河的發源之地。昆侖山以出產美玉而聞名,是古代中國采玉的主要礦脈,同時它又是傳說中神仙所居之地,王母娘娘的洞府據傳就在西昆侖之上。

劍號巨闕,珠稱夜光。
這兩句贊嘆世間的兩樣珍寶:寶劍和珍珠。
寶劍里面最有名的是巨闕劍。戰國時期,越國有一位著名的鑄劍大師叫歐冶子,他平生鑄了五把最有名的寶劍,其中三把是長劍,兩把是短劍。長劍的頭一把就是巨闕劍,第二把叫純鉤劍、第三把叫湛盧劍。兩把短劍就是莫邪劍和魚藏劍,三長兩短五把劍全都鋒利無比。歷史上有專諸刺王僚的故事,說的是劍客專諸,受吳公子光收買,要刺殺吳王僚。僚王愛吃烤魚,專諸就假扮廚師,手托魚盤,魚肚子里就暗藏利刃,趁機刺殺了王僚。那把鋒利的短劍就被后人稱作魚藏劍,三長兩短則成了意外災禍的代名詞。
珍珠里面最著名的是夜光珠,但也只是傳說,沒有人親眼見過。真正的夜光珠據說能將十步左右的暗室,照得如同白晝一般,相當于現在的電燈泡,沒有100瓦也差不太多。歷史上有個大軍閥孫殿英盜墓,在慈禧太后的墓里挖出一顆夜光珠,怕被治罪殺頭,就托人送給蔣介石了。這種夜光珠,屬于寶石一類的棱面晶體礦物,可以反光但不能發光。真正的夜光珠不是礦物質,而是傳說中鱗甲類動物多年修煉而成的寶物,是它們的命根子。
中國古代,有一本專門講神神怪怪故事的書,叫《搜神記》,里面有一個隋侯珠的故事。漢朝有一個在隋地被封為侯的貴族,代表國家出使他邦。隋侯在路上看到一條受傷的蛇,在沙地里翻滾,馬上要死了。他趕快用水把蛇救活,并將蛇帶到有水草的地方放生了。一年以后的一個晚上,隋侯做夢見到蛇來報答他,送他一顆夜明珠。夢醒一看,枕邊果然有一顆明珠,照得滿室通明。
龍天生就有一顆小珠,慢慢地越養越大,所以有獅滾球、龍戲珠的故事。蛇修煉成了有珠,蟹修煉好了有珠,大魚精也有珠,不是有成語“魚目混珠”嗎?龍,我們沒見過。
蛇、螃蟹、魚,等不到成精就都讓我們這些人精吃得差不多絕了。現在能看見的只有蛤蚌含藏的珍珠。蛤蚌的珠含有熒光物質,經燈光照射后才有熒光,持續時間很短,不能自動發光。
《淮南子》上有“蛤蟹含珠,與月盛衰”的故事。“蛤蚌育珠”,要在月圓之夜,皓月高懸,海面上風平浪靜。這時,蛤蚌的貝殼打開了,對著月亮,開合收放,吸收月華之光,那顆珠,慢慢地越養越大。“犀牛望星”的故事也是一樣的。犀牛到了月朗星稀的晚上,把它的獨角對著北極星,來吸收星精月華。所以,犀角與珍珠都是中藥里面最寒涼的,因為它們吸收的是北極星和月亮的精華。

【原文】
果珍李柰,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鱗潛羽翔。

【譯文】
果子中最珍貴的是李和柰,蔬菜中最看重的是芥和姜。
海水咸,河水淡;魚兒在水中潛游,鳥兒在空中飛翔。

【釋義】

果珍李柰,菜重芥姜。
上面說到了自然的礦產和物產,下面又說到植物了。水果里面的珍品是李子和柰子;蔬菜里面最重要的是芥菜和姜。李子和柰子屬于同科植物,都能夠“和脾胃,補中焦”,不過柰子比李子的品種還要好,價錢也還要貴。柰子比李子個兒大一點,也是紫顏色,樣子有點像桃,俗稱“桃李”,但不是桃樹和李樹嫁接的品種。
芥菜和姜都是味辛,能開竅、解毒,都能排除人體的邪氣。《神農本草經》說:“芥味辛,除腎邪,利九竅,明耳目”;“姜味辛,通神明,去臭氣。”二者都是蔬菜中解毒調味的珍品,所以說“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鱗潛羽翔。
這兩句很好理解,海水是咸的,河水是淡的。長鱗的動物在水里潛行,長羽毛的動物在天上飛翔。我們不說“長鱗的魚在水里游,長羽毛的鳥在天上飛”。因為“潛”是水下行的意思,長鱗甲在水中潛行的動物種類太多了,且不說龍,海龜、玳瑁一類的鱗甲動物也屬于鱗潛,只理解成魚就太狹隘了。同樣,長羽毛能在天上飛的,也不僅僅是鳥。野鴨子、天鵝、白鶴都能飛,有一天我們能長了翅膀像天使一樣,我們也屬于“羽翔”一類的了。學佛的最高境界叫“圓寂”,修道的最高境界叫“羽化”,現代生物學叫“返祖”現象,又長毛了嘛,總之是返璞歸真,回歸生命的起點了。(山人按:“羽化登仙”指人修道成仙后能飛升,“羽化”比喻人像鳥一樣能飛。飛禽長“羽”,走獸長“毛”。現代有的人長毛,稱之為“返祖現象”,與古代所稱的“羽化”有所不同。)
截止到此的這一部分文字,把開天辟地,日月星辰、氣象物候,天文歷法、自然物產,包括礦物、植物、動物,統統說盡了。然后開始將人類的遠古史和中國的太古史、上古史侃侃道來。

【原文】
龍師火帝,鳥官人皇。

【譯文】
龍師、火帝、鳥官、人皇:這都是上古時代的帝皇官員。

【釋義】

龍師火帝
龍師是伏羲氏,他是中國太古時代的三皇之首,他一出場就代表了三皇:伏羲氏、神農氏和黃帝。火帝是發明鉆木取火的燧人氏,他是人類文明的奠基人。有了火,人類才告別了黑暗,進入了光明的文明時代,所以他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火帝。
鳥官是中國太古五帝的頭一位,少昊氏,代表了少昊、顓頊、帝嚳、唐堯、虞舜五帝。人皇是人皇氏,代表了遠古史上的三皇:天皇、地皇、人皇。
講中國古代史,先要明白幾個時間段:宋元明清時期屬于近古,魏晉南北朝隋唐時期是中古,夏商周秦漢時期是上古,三皇五帝時期是太古,伏羲氏以前就屬于遠古了。中國遠古史的奠基就是盤古開天地。現代科學證明:地球是在50億年以前形成的,生物是在40億年以前出現的,人類是500萬年以前出現的,所以我們的老祖先盤古氏距今至少有500萬年的歷史了。
盤古氏下來就是天地人三皇,這個時期太久遠太古老了,沒有文字只有傳說,所以太古史不可考證。《鑒略妥注》是兒童讀的歷史課本,里面唱道:“乾坤初開張,天地人三皇,天皇十二子,地皇十一郎。人皇九兄弟,萬八壽最長。”人皇時代人的壽命最長,有一萬八千歲。那時的人是穴居,住地窖、山洞,既潮濕又不安全,經常遭到野獸的襲擊,于是在樹上搭窩蓋屋,吃水果、戴樹葉,就進入有巢氏時代。接著學會了鉆木取火,進入燧人氏,也就是“火帝”的時代了。
火帝下來是龍師伏羲氏,伏羲也寫作“伏犧”,就是制伏野獸的意思,這個時期就是歷史學家說的“狩獵階段”。伏羲氏姓風,號太昊,這個時候黃河里面出來了一個長著馬頭、龍身的怪獸。它身上的毛卷卷的,有斑點和花紋,伏羲氏見到以后受到了啟發,劃出八卦的符號,又根據龍馬身上的花紋發明了漁網,人類文明進入了漁獵時代。因為伏羲氏見到了龍馬,于是用龍來給百官命名,如有青龍官、赤龍官、黃龍官等等,因此把伏羲氏叫做龍師,在位115年。
人類學會使用火以后,文明階段就開始了。這個時期的冠軍就是神農氏,神農氏姓姜,號炎帝,他自稱是太陽神、火德王,兩個火字為炎,所以神農氏也是“火帝”。神農氏選五谷、嘗百草,教民稼穡,在位140年。他是農業的始祖、又是醫藥之王,藥王廟供奉的藥王就是神農氏。也有供藥王孫思邈的,但孫思邈是唐朝的大醫藥學家,比神農氏晚得太多了。

鳥官人皇
五帝的第一個是少昊氏,又叫金天氏,他是黃帝的兒子,因為學會了太昊伏羲氏的學問,所以人稱少昊氏。那個時候是太平盛世,有鳳凰飛來,因此他手下的文武百官都用鳥來命名。比如有鳳鳥官、玄鳥官、青鳥官等等,所以稱他為“鳥官”。
人皇指的遠古時代的天皇、地皇、人皇,因為年代太久遠了,講起來都好像科幻故事一樣。比如《史記·補三皇本紀》中說:人皇有九個頭,乘著云車,駕著六只大鳥,兄弟九人,分掌九州,各立城邑,一共傳了150代,合計45600年。人皇長著九個腦袋,說起來誰信呢!只能當故事聽。所以歷史上把三皇定為太古時代的伏羲氏、神農氏、還有黃帝,這是見之于史的“三皇”,在殷商的歷史文獻上有文字可考。
遠古的天地人三皇,就演義為天上的玉皇大帝是天皇爺,掌管人的性,人要是做事虧良心、不講天理,天皇就降災給你,就收你的性。地府的閻王爺是地皇爺,主管人的命,人要是不孝父母、不講情理,地皇就降病給你,就收你的命。人間的皇帝是皇王爺,掌管人的身,人要是為非作歹、犯上作亂,皇帝就治你的罪,讓你失去人身自由。讓你相信有天地人三皇,無非是讓人學好,不要任著性子胡作非為,一旦積重難返,就悔之晚矣了。

【原文】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推位讓國,有虞陶唐。

【譯文】
有了倉頡,開始創造了文字,有了嫘祖,人們才穿起了遮身蓋體的衣裳。
唐堯、虞舜英明無私,主動把君位禪讓給功臣賢人。

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這兩句話說的是黃帝時代。黃帝被尊為“人文初祖”,從黃帝開始,人類的人文文明進程才正式開始了。黃帝姓姬,名軒轅,號有熊氏,在位100年。從黃帝開始中國歷史開始記年,從甲子年開始記起,至今有5000年,所以說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史。黃帝手下有六個大臣,各有貢獻。創造文字的是倉頡,倉頡造字;制作音樂的是伶倫,伶倫造樂;隸首做算數,大撓造甲子,岐伯做醫學,發明衣裳的是胡曹。在此之前的原始文明階段,人只是拿樹葉、獸皮往下身一圍就算了。胡曹發明了衣裳,上身穿的叫衣,下身穿的裙子叫裳,褲子是很晚才出現的。這里用倉頡造字、胡曹造衣裳代表黃帝時代完成的包括指南車、歷法、舟車在內的傳統科技成果和發明創造,稱頌了中國人對人類物質文明的貢獻。

推位讓國,有虞陶唐。
“有虞”、“陶唐”說的是五帝里面的最后兩位,有虞是舜帝,姓姚,名重華,號有虞氏,故人們稱他為虞舜。陶唐指堯帝,他姓伊祁,號放勛,因為他的封地在陶和唐(今天的山東一帶),所以叫他唐堯。
堯是帝嚳之子,黃帝的玄孫,由于他德高望重,人民傾心于帝堯。他嚴肅恭謹,光照四方,能團結族人,使邦族之間和睦相處。堯為人簡樸,住的是茅草屋,門前是土墊的臺階,吃粗米飯,穿麻布衣,喝野菜湯,得到人民的擁戴。
堯在位七十幾年,到年老時,由四岳十二牧推舉繼承人,大家一致推薦了舜。堯帝把自己兩個女兒嫁給了舜,又對他進行了長期的考察,最后才放心地把君位禪讓給了舜,死時118歲。
舜是顓頊一脈的子孫,他寬厚待人,孝順父母,慈愛兄弟,為政仁和。古代24孝故事里掛頭牌的就是舜。舜帝在位六十一年,把君位禪讓給禹,自己死于巡視的路上,終年110歲。舜的兩位夫人娥皇、女瑛聞訊,淚灑君山斑竹,雙雙投江而亡,化為傳說中的湘水之神。
堯帝和舜帝,他們都能使九族和睦,民風質樸。在位時克勤克儉地為百姓做事,年老了,干不動了,就把自己的位子和管轄的國土推讓給賢能的人。
推的意思是辭讓,推位是把自己的位子委與賢人。讓的意思是禪讓,禪讓是把統治權讓與能者。“推位讓國”是連位子帶權力一齊交出來,統統交出,毫無保留。后世的帝王但有一線生機就只讓位子,不交權力,更有甚者連位子也不讓,死了以后再說。所以歷史上能夠真正推位讓國的,只有堯和舜。

【原文】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
坐朝問道,垂拱平章。

【譯文】
安撫百姓,討伐暴君,有周武王姬發和商君成湯。
賢君身坐朝廷,探討治國之道,垂衣拱手,和大臣共商國事。

【釋義】

吊民伐罪,周發殷湯。
這兩句話引出了中國上古的“三王”,也就是禹王、湯王和武王,他們是夏商周三代之王,也是三個時代的代表。禹王的事跡將在第三部分談,此處只講湯武二王。
周武王姓姬,名字叫發,所以稱周發。他討伐暴君商紂,建立了周朝,是周朝的第一位君主。他的父親姬昌是商朝的西伯侯,曾被商紂囚禁七年,并沒有對商朝采取軍事報復行動。姬昌著易經,攬人才,使他的屬地周,國富兵強,為武王伐紂積累了本錢。周朝建立以后才被尊封為周文王。
殷湯說的是成湯,成湯姓子,名履,他討伐夏朝暴君桀,建立了商朝。因為他是商朝的第一個君主,年號成湯,故此又被稱作商湯。商湯建都亳(今河南商丘),在位13年。十代以后的商王盤庚遷都殷(今河南安陽),因此商朝的后期也稱為殷商。這里不稱商湯而稱殷湯,有指整個商朝600年歷史的意思。
“湯武革命”,以暴力手段推翻暴君的統治,打的旗號都是“吊民伐罪”。吊的意思是慰問,“吊民”就是安撫、慰問無辜的苦難百姓。伐是討伐,是上對下、有道對無道的一種暴力行為。討伐罪惡的統治者,就是“伐罪”。
兩句話的完整意思是:安慰無辜的百姓,討伐有罪的統治者,領頭的是周武王發和殷成王湯。
中國文化歷來講究以培養道德來“漸變”,以暴力相加的“突變”必引起一段時間的天下大亂,到時候受害最深的還是老百姓。所以孔子推崇文王的品德,對武王只是承認他劃時代的革命作用。
注意這里“吊”一字,吊的本義是悼念死者,引申義是安撫活著的人。這個字的甲骨文形義是弓箭。因為遠古人死而不葬,只是放在野地里用柴薪一蓋,因怕禽獸來吃,所以送喪的親友就要帶弓箭,也是對死者家屬的安慰。

坐朝問道,垂拱平章。
這兩句是對歷史上賢德君主,以王道治國蒞民的描述和寫照。
“坐朝問道”是秦始皇開始的規矩,在此之前稱立朝,后寫為“蒞朝”。君臣上朝都是站著,沒座位,更沒有椅子。椅子在古代叫“胡凳”,漢朝的古人還是席地而坐,以后帶靠背的椅子才從西域傳進來。所以立朝,一是君臣之間的關系平等,君主不過是會議的召集人而已。二是古代生活和政事都很簡單,站著說幾句話就解決問題了。哪里像今天,政務會議一開就好幾天,不但坐著,還得住在星級賓館里,肥吃肥喝。
從秦始皇開始坐朝問道,君臣都是坐著,共商國事。君坐臣立的規矩,由宋太祖趙匡胤開始。據傳有一天趙匡胤臨朝,文武群臣起立致敬,要坐下時才發現椅子沒了,讓太監撤走了。《千字文》的時代是南北朝時期,君臣上殿臨朝之禮還是沿用秦漢之制,所以這里稱為“坐朝問道”。
“垂拱平章”的意思是垂依拱手,天下太平。這句話語出《書經·武成書》里有一句話“純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垂是垂掛,把上衣掛起來就叫垂衣。拱手是行個拱手禮,表示不做什么事、不用花什么氣力就天下太平,無為而治了。
平章是平正彰明。《尚書·堯典》里有“平章百姓”的話。平的意思是公平正直,章通“彰”,有彰明、顯著、鮮明的意思。
兩句話的意思合起來,就是:
君主坐朝臨政,與群臣共商國事,垂衣拱手,無為而治,天下太平,政績彰明。
這里要注意的是,“無為之治”不是什么都不管、聽之任之,那是不負責任、是失職。無為之治是指,一項政令在還沒有實施之前,就要把執行過程中可能出現的一切問題和反應都想到,解決方案和防范措施都預先準備好了,出現什么問題就用對應的解決方案。君主不要沒事找事,政策才不會朝令夕改,民心才能安定。諸葛亮治軍、治蜀都能垂拱平章,不就是因為他事先早已準備好錦囊妙計了嗎?

【原文】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
遐邇一體,率賓歸王。

【譯文】
他們愛撫、體恤老百姓,四方各族人都歸附向往。
遠遠近近都統一在一起,全都心甘情愿屈服賢君。

【釋義】

愛育黎首,臣伏戎羌。
黎首代表黎民百姓。黎是形聲字,文義從黍,有眾多、數目很多的意思。愛是愛護、珍惜;育是撫育、養育。臣是臣服、接受的意思。伏是低頭、順從。
戎羌代表了四方的少數民族,是“南蠻北狄,西戎東夷”的簡稱。西戎在今天的甘肅、青海、四川一帶,以游牧生活為主。周朝中葉,西戎入侵中原,當時的西戎被稱作犬戎,曾迫使周平王向東遷都洛陽,由此開始了東周的歷史。羌族也是西部的少數民族之一,后來與漢族融合,定居務農,屬于中國56個民族中的一員。
這兩句話的意思合起來,就是:
他們都能夠愛護、體恤百姓,
四方的少數民族都心悅誠服地歸附。

遐邇一體,率賓歸王。
遐是遠,邇是近。天下一統,萬民同心就是“遐邇一體”的意思。“率賓”等同于“率濱”,是四海之內的意思。整句話的意思是:普天之下,遠近統一,四海的百姓都擁護、歸附于王道的統治。“率賓歸王”一句的語義,出自《詩經·小雅·北山》,上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詩句。
這里的“王”字,不是指哪一個具體的帝王,而是特指“王道”。中國傳統的政治制度,歷來就有“王道”與“霸道”之別。王道指的是先王之道,即夏商周三王的統治方法。三王的統治用的是仁義道德,其結果就是無為而治,天下太平,這種政治體制是王道。歷史上
描繪這個時期,是五日一風,十日一雨,萬民樂業,天下太平。但是到了東周時期就不行了,首先登場的是“春秋五霸”:齊桓公、晉文公、宋襄公、秦穆公和楚莊王。他們推崇和實行的是霸道,以實力說話,比拳頭。比如當時的齊桓公任用賢相管仲,充分利用齊國的自然資源,曬鹽煉鐵、漁農貿易一起來,在很短的時間內實現了富國強兵。齊桓公曾九次主持召開諸侯大會,成為春秋時代的第一位霸主,地位相當于今日的美國,實力強說了算,你不買賬不行。
歷史上的正統觀念,一種政治制度或者實行王道,以仁義禮智信來治國,當然最理想。等而下之者實行霸道,靠實力形成威懾力量,令他人不得不服,也無可厚非。最令人所不齒的是靠陰謀詭計,篡權竊國。這些人不但仁義禮智信沒有,連真正的實力也沒有,有的只是野心,加上蘇秦、張儀等人的詭詐之術。莊子對這些“國君”嗤之以鼻,稱他們為大盜,所謂“竊鉤者盜,竊國者侯”。
接下來四句話所描繪的,是對當時太平盛世和王道政治的贊美。

【原文】
鳴鳳在竹,白駒食場。
化被草木,賴及萬方。

【譯文】
鳳凰在竹林中歡鳴,白馬在草場上覓食,國泰民安,處處吉祥。
賢君的教化覆蓋大自然的一草一木,恩澤遍及天下百姓。

【釋義】
鳳凰在竹林中歡樂地鳴唱,
小白馬在草場上悠然地食草。
圣君的教化啊,覆蓋了大自然的一草一木,
王道的恩澤啊,遍及萬方的眾生百姓。
鳳凰、麒麟和龍是歷史上記載的珍禽善獸,只有在仁義道德的太平盛世才會出現。歷史上的太平盛世時期,不少朝代都出現過,但從沒有見過這些善獸。后人說它們是傳說中的動物,自然界根本就沒有。實際上不是沒有,而是我們福薄,見不到。史書上記載,孔子誕生之時出現了麒麟,孔子69歲作《春秋》的時候,有人打獵捕獲了一只怪獸,因不識是何物,送來給孔子看。孔子看了,流淚嘆氣說:“這是麒麟啊!麟啊,你生不逢時啊!”所以五經里面稱《春秋》為《麟經》。
鳳凰非竹實不食、非梧桐不棲,有點像大熊貓,要吃竹筍。鳳凰中雄性的叫鳳,雌性的叫凰,古有三鳳求凰的典故。白駒是小白馬,古代用白駒為典的很多,莊子也有白駒過隙的典故。為什么用白駒,用黑駒不行嗎?白駒在此代表龍。龍是水陸空三棲動物,空中是飛龍,水中是游龍,在陸地上就不是龍的形象。傳說中的龍上岸以后,就地一滾變成白龍馬。《三國》里趙子龍騎的是閃電白龍駒,《西游記》里唐僧騎的白龍馬不也是東海小龍王變的嗎?
“白駒食場”一句也是引經,《詩經·小雅·白駒》里有“皎皎白駒,食我場苗,執之維之,以永今朝”的詩句。
這里的鳴鳳與白駒,代表了那個以道德仁義為教化的太平盛世,它具體表現在,有德君主的教化覆蓋了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化是教化,被是施加、覆蓋的意思。
化字在六書中屬于會意,甲骨文字形是二個人相靠背之形,本義是變化、改變的意思。人都有醫學常識,吃多吃少并不重要,要緊的吃了能消化、能吸收。否則完谷不化,吸收不良,人就不會健康。同理,人讀書學習不在多,而在于化。有文有化才是有文化,有文沒化,充其量是個文人,而非文化人。古人說“讀書養氣變化氣質”,才是讀書的目的,否則讀書越多越傲慢,越心浮氣躁,就“輸”了。
“賴及萬方”的賴字,是幸蒙、依賴的意思。萬方不僅僅指人,泛指一切眾生。例如歷史上有商湯“解網更祝”的故事。成湯有一天出游,看見郊外的獵人四面布網,還向天祈禱說:“天上地下、四面八方來的禽獸,都投入我的網中。”
成湯見此,感嘆人心貪婪、手段殘酷。特命解除三面獵網,只留一面,并改祈禱詞說:“愿向左的往左逃,愿向右的往右逃,愿向上的往上飛,不愿逃的向下跳。只有命該絕的,才入我的網。”所以這里才說“賴及萬方”,連禽獸也享受到王道統治的恩澤。
以上是《千字文》的第一部分。從宇宙的誕生、開天辟地講起,一直講到上古、太古和遠古的歷史。說到中國的歷史,不免又要多說幾句。現在的孩子對自己國家的歷史,真正認可的沒有幾個。教科書上講的中國歷史也是改來改去,自己對自己根本就沒有信心。由一萬二千年變成五千年、三千年、兩千五百年、二千年,越來越短。還認為:美國才兩百年的歷史,我們說兩千年,不少了。
中國傳統文化里歷來是文史不分家,不懂史就無法理解文,就會歪曲文義,張冠李戴。中國的歷史從伏羲氏算起,理直氣壯地回答一萬兩千年是不錯的。從黃帝開始算起是五千年的人文文明史,文字、歷法、衣冠、音樂、醫學都出現了,所以黃帝是人文初祖。從周公開始整理周以前的中國文化至今是三千年有文獻可以考證的歷史。孔子第二次整理周以前的文化,集中國文化的大成,刪詩書定禮儀,作《春秋》。孔子根據當時能看到的、確切可信的史料,著了中國第一部編年史,就是《春秋》。從孔子著《春秋》至今是二千五百年,童叟無欺,絕不摻假。黃帝至今是五千年,神農氏至今有九千年,伏羲氏至今至少是一萬兩千年。再往前推是鉆木取火的燧人氏,母系氏族的女媧氏,樹上搭窩的有巢氏,再到遠古時期的三皇氏,再往前就是開天辟地的盤古氏了。

【在線留言】  【返回前頁】  【返回頂部】  【關閉窗口】
辽宁快乐12投注下载